【集運王香港】“膠柱鼓瑟”薛寶釵_新聞網_集運王香港

設為首頁 |

網站導航  

您當前的位置是: 首頁» 大學時代»

相關新聞

【集運王香港】“膠柱鼓瑟”薛寶釵

作者:趙國強 文章來源:校報 更新時間:2020-10-22

  寶釵的堂妹薛寶琴自幼隨父親走南闖北,見多識廣,“眾人聞得寶琴將素習所經過各省內的古蹟為題,作了十首懷古絕句,內隱十物,皆説這自然新巧。”但最後兩首卻被寶釵認為“不如另作兩首為是”,遭到了眾人的一致反對,寶釵更被黛玉批評為“膠柱鼓瑟”。

  薛寶琴的十首懷古詩分別以赤壁、交趾、鐘山等十處古蹟為題材,其中最後兩首,分別以《西廂記》《牡丹亭》故事發生地“蒲東寺”和“梅花觀”為題材。“眾人看了,都稱奇道妙。”但寶釵卻説:“前八首都是史鑑上有據的;後二首卻無考,我們也不大懂得,不如另作兩首為是。”

  寶釵之所以提出異議,是因為《西廂記》《牡丹亭》兩部“外傳”以青年男女追求愛情自由為內容,與當時青年男女的婚姻必須遵從“父母之言,媒妁之命”的封建禮教相沖突。寶釵是極力維護並嚴格遵循封建禮教的“閨中淑女”,也曾因為黛玉在遊戲中使用《西廂記》《牡丹亭》戲詞而大加勸誡,自然對這種題材和內容出現在懷古詩中表示反對。但她的理由卻是以“不大懂得”和史鑑“無考”為理由,顯得那麼自我矛盾和可笑。

  對此,黛玉立場鮮明地批評道:“這寶姐姐也忒‘膠柱鼓瑟’,矯揉造作了。這兩首雖於史鑑上無考,咱們雖不曾看這些外傳,不知底裏,難道咱們連兩本戲也沒有見過不成?那三歲孩子也知道,何況咱們?”指出了寶釵的太過拘泥於史鑑,不知變通,同時也表現了黛玉與寶釵截然不同的愛情觀。黛玉的批評得到了探春的支持,甚至連年輕守寡、素以禮教自我約束而“心如槁木死灰”的李紈都表示:“如今這兩首雖無考,凡説書唱戲,甚至於求的簽上皆有註批,老小男女,俗語口頭,人人皆知皆説的。況且又並不是看了《西廂》《牡丹》的詞曲,怕看了邪書。這竟無妨,只管留着。”更突出表現了寶釵思想的過於迂腐。

  黛玉所用的成語“膠柱鼓瑟”,原意是指,用膠把琴瑟調整聲音的短柱粘住,致使無法調整琴絃,音調無法變化,比喻凡事拘泥成規,不知靈活變通。其典故來自齊人學瑟:齊人跟趙人學習彈奏瑟。他沒有刻苦鑽研演奏瑟的技法,只是依照趙人預先調好的音調,將瑟上調音的短柱用膠固定起來,高興地回到家鄉。回家後,他擺弄了三年,也彈不出一支曲子,其愚蠢行為遭到人們的恥笑,也為後世留下了成語“膠柱鼓瑟”,被廣泛使用。漢代揚雄在《法言·先知》中指出:“以往聖人之法治將來,譬猶膠柱而調瑟。”意思是説,社會的發展和治理,不能一成不變地採用“往聖人”的方法,要根據當下的實際情況變通地理解和利用。《史記·廉頗藺相如列傳》中記載,趙孝成王七年,秦軍與趙軍在長平對壘,當時趙國名將趙奢已死,趙將廉頗堅守營壘。於是,秦國利用間諜散佈謠言説:秦軍最怕趙奢的兒子趙括擔任將軍。趙孝成王聽信了謠言,起用趙括代替廉頗為將。藺相如勸阻説:“趙括只會熟讀他父親的兵書,不懂得隨機應變,就像是用膠把瑟上的弦柱粘住來彈瑟,音調不能變通一樣。”趙王不聽。於是,紙上談兵的趙軍被秦軍打敗,致使40萬趙軍被活埋,趙國幾欲滅亡。

  歷史發展到今天,我們周圍仍有不少人在工作生活、為人處事中犯類似的毛病。他們或死讀書本,或照搬文件,或墨守成規,或刻舟求劍,甚至懶惰懈怠,不能或不敢根據客觀變化了的實際,靈活和創造性地有所作為,致使工作和事業遭受損失,為人處世陷入僵局,成為現代版的“膠柱鼓瑟”。

  但寶釵並沒有因大家的批評而改正。後來,大家再次商議開展詩社活動時,寶釵建議:“下次我邀一社,四個詩題,四個詞題。每人四首詩,四闋詞。……頭一個詩題《詠〈太極圖>》。”寶琴笑着反對説:“這一説,可知是姐姐不是真心起社了,這分明難人。若論起來,也強扭的出來,不過顛來倒去弄些《易經》上的話生填,究竟有何趣味。”正是因為寶釵恪守封建禮教,一味“膠柱鼓瑟”,矯揉造作,使自己的人生了無趣味,使自己的婚姻走向窮途,為我們展現了一個雖性情醇正、温厚和平、博學多才卻命運悲慘的文學典型形象。

【集運王香港】